编者按:

在“一带一路”大会之后国家政策逐渐向茶抛出橄榄枝之际,大家都知道了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茶马古道等传统的把中国茶带向世界的商路,但不知道大家是否有了解过“茶船古道”,一条蜿蜒的河道把梧州与世界勾连起来,把广西六堡茶推向海外。


六堡茶是梧州市的特色产业,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而令到六堡茶得以走出深山,进入珠三角地区,甚至走向世界的,正是一条独特的“茶船古道”。


然而,社会上对于“茶船古道”的研究还较为有限,更未能形成客观权威的资料文献,以致“茶船古道”几乎成为一个有迹可寻又无多少史料记载的传说,这既不利于六堡茶文化的传承、宣传和利用,也不能发掘保护传统的茶文化发展轨迹。2016年,梧州日报社派出采访组,采取田野调查的方式,对“茶船古道”的史实进行见证式采访、抢救式挖掘,较完整地还原了“茶船古道”的历史轮廓,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与好评。


2017年,梧州日报社再次派出采访组,启动“茶船古道寻迹·境外行”系列报道活动。本次活动将聚焦于六堡茶产品覆盖和文化影响较明显的香港、澳门地区,以及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三国,采访组将全力收集与六堡茶文化相关的资料史实,为今后关于六堡茶和“茶船古道”历史文化研究提供基础性参考资料。


 

"茶船古道.新丝路”梧州六堡茶行销全球首站(马来西亚)启动仪式



第一篇章

岁月好茶自有六堡出,一条古老河道成就一款好茶。


苍梧县六堡镇,位于梧州市区东北偏北60公里的大山深处,山中自古多产茶,清朝同治年间修编的《苍梧县志》记载:“茶产多贤乡六堡,味厚,隔宿而不变”。六堡镇的山间至今仍保留着大量老茶树,六堡镇四柳村茶农易良成以前在不倚村和四柳村的山中,就见过许多径围达到两三尺的野生老茶树。塘平村黑石顶茶山更被誉为“六堡茶的源头”,当地曾经有不少树干直径达30厘米左右的古茶树,专家估计这些茶树的树龄已经超过500年。


在历史上,自清代起,已经有明确记录,六堡镇出产的六堡茶制作完成后,大部分在合口码头被压入箩筐,装上尖头船,然后沿着六堡河——东安江——贺江——西江这条“茶船古道”和梧垌河——夏郢(思良江)——桂江——西江,以及六堡——狮寨——长发(桂江)——西江这两条“辅道”所组成的“茶船古道”一路向东,在广州与“海上丝绸之路”形成连接后,再延伸到我国的香港和澳门地区,然后通往东南亚乃至北美地区。在南洋地区华工聚集的锡矿区和种植园区里,六堡茶一直都是备受欢迎的祛暑保健的必备饮料。


这条“茶船古道”为远方的都市带去了六堡群山里的茶叶,也为闭塞的乡间带回了近代文明的火花。在六堡镇九城村,82岁的陈成联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他的父亲陈甫苍生于1870年前后,30岁左右就外出贩茶,跑遍了“茶船古道”沿线的城镇。1916年前后,到广州销售六堡茶的陈甫苍还专门在当地拍照留影。



“茶船古道”还促进了珠三角地区与西江上游的联系,无数广东地区的茶商沿着这条古道进入六堡收茶,同时又面向我国的港澳地区和东南亚国家销售,为梧州与外面的世界进行交流合作搭建了一个重要的平台。在20世纪30年代末,当时还是新加坡人的黄用珍,在澳门与六堡镇源盛茶庄的三少爷苏金润相恋结婚,两人沿着“茶船古道”回到六堡镇,开设了“三记”茶庄,在广东地区经销六堡茶,并利用黄用珍娘家关系在海外推销。


但无论时代如何改变,“茶船古道”的影响至今不变。数百年间,沿着这条古道输出的六堡茶,已经遍布南洋各地,融入到海外华人的生活当中,成为了他们化解乡愁的一种信物。




在过去陆路交通不畅的环境下,走水路成了六堡茶向外运输的最佳选择。“茶船古道”雏形的出现可以追溯到明代,到了清代中期固定成型。“茶船古道”的线路走向大致如此:从六堡河畔的合口码头起航。新中国成立以后,国家实施茶叶统购统销政策,“茶船古道”的线路走向因此发生了变化,沿着“主道”输出的六堡茶经过贺江后不再直接运往广州,而是先运到梧州加工。而这一时期,桂中横县地区出产的六堡茶沿着郁江、浔江,桂林地区出产的六堡茶则沿着漓江、桂江,也一起汇集到梧州。于是,八桂生产的六堡茶,都沿着西江输出到广州,并出口港澳地区和海外。


这条在历史上发挥着重要作用的“茶船古道”终于随着20世纪90年代后期梧州公路网络的日趋完善,六堡茶的输出逐渐转向公路运输而退出了历史舞台。



第二篇章

汽轮进入西江航线,“茶船古道”走得更快


一条古道去悠悠。


从六堡镇到广州的这段水路将近300公里,在资料里只是寥寥数语,但在历史的长河中,却有无数船工和排工在这条线路上讨生活。几只船结伴而行,每遇水浅滩险之处,船工们需一齐下船,有的在岸上拉纤,有的在水中撑顶,十余人一起把船只逐一“搬”过滩头。



在2016年的六堡文化旅游节上,当地文化部门再现当年六堡镇茶农用竹木排将茶叶外运的场景


就拿茶船从西江航线到达珠三角地区的商埠需通过的肇庆羚羊峡来说。羚羊峡内河道最窄处仅两百米,江流湍急,漩涡丛生,水位最深处达七八米,稍有不慎则船翻人亡。时至今日,羚羊峡里水声依旧,崖岸转折之处仍然水势奔涌。



羚羊峡岩壁上留下的篙坑


如此悠久的古道,如此艰苦的峡路,无数船工纤夫在此留下了汗水、泪水、血水,甚至生命。日积月累,紧绷的纤绳在峡道两边的悬崖上刻下了深深纤痕,纵然时空交替,也难以磨灭。


为了航行安全,西江航线自晚清时期起就引进了汽轮,“茶船古道”的运行更高效,六堡茶的输出更快速。据史料记载,新中国成立前,六堡茶输出最高峰的时期在1930年至1937年,那时候六堡茶区有几十家茶庄,一家茶庄一般每年收茶十多万斤,最少的也收六七万斤茶,当时每斤优质的六堡茶可换五六斤大米。


穿过漫长的西江水道,“茶船古道”终于到达广州。在明清两代,广州就已经是中国唯一的对外贸易大港。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放开对外通商,广州的出口量更是突飞猛进。当时,六堡茶沿着“茶船古道”被运到广州后,在沙面、十八铺等各个码头卸货上岸。其中十八铺码头就有一个对外贸易的关口,六堡茶通过这个关口直接出口到香港和南洋地区。



解放前,在广州经营六堡茶的茶庄很多,广元泰、德昌行等茶商都大量经销六堡茶。新中国成立后,广州仍是重要的出口港,梧州的六堡茶依然沿着西江水道源源不断地运到广州出口。曾任广西梧州茶叶进出口公司总经理的熊燕萍如今仍清楚记得,1962年经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公司广西茶叶分公司梧州支公司出口的梧州六堡茶有117吨,到了20世纪70年代末期,梧州六堡茶的出口量已超过1000吨。


“茶船古道”勾连着两广,并通向世界。

 


第三篇章

香港,中转承合的茶叶阵地


香港,“茶船古道”连接“海上丝绸之路”的第一站。穿越西江的波涛,茶船沿着蜿蜒曲折的“茶船古道”,把六堡群山里的茶叶送到了珠三角地区,在广州这个大枢纽集结后,对接“海上丝绸之路”,并沿着这条呈扇面展开的线路,浩浩荡荡地向境外的消费市场再次进发。


香港既是六堡茶在境外的一个大消费市场,又是“茶船古道”向海外延伸的主要中转枢纽,在六堡茶的外销历史上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和地位,在20世纪90年代中前期,从梧州沿着“茶船古道”进入香港,以及透过香港再发往海外各地的六堡茶,每年都超过1000吨。




“茶船古道寻迹•境外行”采访活动首站选在香港。梧州市六堡茶研究院院长马士成认为,梧州日报社去年组织开展的“茶船古道寻迹”报道活动,已为六堡茶行销史以及“茶船古道”的研究提供了宝贵的历史资料。此番启动“茶船古道寻迹•境外行”采访活动,将为梧州市贯彻落实“一带一路”战略和加快茶产业发展提供更有力的文化支撑。广西茶叶特级大师郭维深也对“茶船古道寻迹•境外行”采访活动充满期望,他认为此次活动是梧州深挖六堡茶历史文化底蕴和扩大茶文化对外交流的一次有益尝试。


在香港,很多人对“茶船古道”和六堡茶有着深刻的记忆。




今年66岁的黄鹏绪曾在媒体从业,他介绍说,以前六堡茶在香港销售规模较大,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前,六堡茶在香港的销量甚至占到了当地黑茶市场的七成左右,很多茶客在茶楼均饮用六堡茶。但是,后来六堡茶在香港的影响力下降,如今,许多茶楼难觅六堡茶的身影。作为一个喜爱六堡茶的茶人,黄鹏绪希望梧州对六堡茶加大宣传推广力度,重振六堡茶在港销售的辉煌。


今年近70岁的世界广西商会主席莫子莹,对六堡茶产业发展同样满怀期待。大约十年前,莫子莹接触到梧州六堡茶,从此,她对六堡茶便备加喜爱,认为六堡茶不仅好喝,还具有保健功能,并利用各种渠道推介六堡茶。莫子莹说,希望梧州市政府能进一步规范六堡茶产业发展,使之做强做大,更多地助力地方发展,并带动茶农增收。


随后,两位长者陪着采访人员一行乘坐电车,横穿跑马地、湾仔、金钟、中环、上环、西环等多个地段,详细介绍香港的历史文化和传统茶楼的饮茶模式,然后,再不辞劳苦地带我们走过大街小巷,寻找那些销售六堡茶的茶庄、茶店。在位于西环的莲香居茶楼,黄鹏绪还向我们现场介绍了这家传统茶楼里至今保持的“焗盅”(盖碗)泡茶方式。


香港,见证了“茶船古道”的历史沿革,更发扬了六堡茶的内在外在形式。成为了中转承合的茶叶阵地。



第四篇章

听香港资深女茶人说梧州六堡茶


香港的传统茶庄、茶行不算多,在主要街道走上一大圈,也难觅几间传统茶庄的踪影,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当地茶人推广茶文化的热情。廖子芳便是一位致力于推广茶文化的资深女茶人。



温婉淡雅、娴淑大方,如茶一般散发着迷人的气息的廖子芳被香港媒体称为“香港第一女茶人”。


在充盈着茶香的雅博茶坊,廖子芳教授为采访团一行详细介绍了香港茶文化传播情况以及她所知道的六堡茶在港消费历史。




上世纪80年代末期,当时还是一家美容机构美容部管理的廖子芳,结识了叶惠民,为叶惠民渊博的学识和茶文化的魅力所折服,从此,她加入雅博茶坊,师从叶惠民入室弟子,学习茶道,并涉足茶文化推广领域。


转眼间近三十年过去了,廖子芳早已成长为一个茶文化研究与推广的专家,但她却始终不改推广茶文化的初心,这么多年来,她培养的学生已超万人。“茶文化推广是劳心劳力却难有高收入的事,但是,我还是愿意做,喝茶有益身心,而茶文化是中国的传统文化,讲求‘融和’理念,我希望引导更多的人喝茶爱茶,共同传承茶文化,助推和谐社会氛围的营造。”廖子芳介绍说,近年来,她为了拓宽茶文化推广的空间,牵头组织了多次香港与内地的茶文化交流活动,2016年,更应邀担任了贵州省的茶文化大使。


作为一个茶文化研究者,廖子芳自然也关注着六堡茶产业的发展。廖子芳说,六堡茶属于黑茶,有着悠久的历史,且具有调理肠胃等保健功能,长期出口东南亚,香港是梧州六堡茶出口的重要中转站。虽然六堡茶品质不错,但其销售价格长期处于低位,从20世纪80年代起,雅博茶坊便开始收藏陈年六堡茶。廖子芳说,六堡茶在港的影响力目前虽然不及普洱茶,但保健功能绝不逊于后者,且其价格总体相对普洱茶较低,更适合普通民众饮用,市场消费前景广阔。




对于六堡茶文化的推介,廖子芳倾注了心血。近年来,利用各种茶文化交流和推广机会,她不断地向她的朋友和学生宣传推介六堡茶。在她的一位学生的牵线搭桥下,香港一家五星级酒店已表示同意六堡茶产品进驻。


一种独特的历史名茶,一条蜿蜒的古老河道,在悠悠岁月里,把梧州与整个世界勾连起来,那就是六堡茶以及连接“海上丝绸之路”的“茶船古道”。这个美好的故事并没有结束,这条古老的商路也不会结束。六堡茶,再次起航!


2017年07月11日

群策群力,推动六堡茶产业健康快速发展
自治区副主席李彬来梧州市六堡茶文化展示馆参观调研

上一篇

下一篇

茶船古道寻迹·境外行——一条蜿蜒的河道把梧州与世界勾连起来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